记梦×2

我梦见自己晚上在地狱值班 做一些充满恶意的cult游戏 

色调猎奇 对话没有逻辑 任务繁琐重复而毫无意义 人物丑陋地如同被踩过的橡皮泥 well其实就是踩过的橡皮泥实拍 这只不过是地狱大量发售的劣质品中的又一个

白天我人模人样地去茶餐厅吃饭碰到一桌带着孩子的

 小孩的平板电脑里扭曲的人说[太好了你真的收集到了999个 那么接下来请再收集一千个吧那样我说不定就会开心呢]

“他真的很喜欢这个脑残游戏 我该怎么办 我一拿走他就会哭 ”

小孩抬起如同被踩过的橡皮泥一样的脸吃力地说“可是它是我唯一的朋友”


梦到了我妈 我在高铁上走过一节节车厢时偶...

 

德普叔我的生命之光我又能活了

 

记梦

我头上的血条卡bug了 走到哪一条红色的残影拖到哪

警察不让我出门

在家呆了两天 抬头都是红色乱码

我只能在固定的地方躺下或坐下 不然污染的面积就会增加 

我觉得红色很扎眼 吃了个毒蘑菇 血条变绿了

 

关于我喜欢“实验室Boy”这种类型的原因

①这种角色通常心理承受能力比较高(看这是你的脊椎 给我放回去 让我植好芯片再放啊)

②这种角色通常很乖不叫不闹(因为闹也没用只会换来镇定剂)

③这种角色通常没有共情能力或者拥有过度的共情能力

④有时候这种角色解决问题的想法不被道德所束缚(我怎么知道杀人要坐牢 我怎么知道东西要钱买)(啊这就是坐牢吗跟我一直以来的人生也没差的说)

⑤这种角色通常会物化自己

⑥以及有时还伴有超能力(因为是实验阶段所以一定会失控)和五花八门的心理/生理后遗症

⑦通常是孤儿 如果不是孤儿 那亲爹/娘就是疯狂科学家本家

以上随便中两条我就爆炸

 

© 老子今天就是要 | Powered by LOFTER